e世博体育

首页 > 正文

江西小伙掘金华强北,7年开三家店,年销3000万成电商大亨

www.588toy.com2019-09-05

  电商在线3天前我要分享

  2012年初,当淘宝商城正式改名天猫时,23岁的李宁正在华强北那密如牛毛的电脑档口间来回穿梭。档口老板们都在聊天猫,他当时的第一反应是:天猫这名字好奇怪,叫天马不是更好听?

  他兜里有30万的存款,那是在老家开电脑店赚的第一桶金,一年后,他把这些钱全部投进了自己的第一个天猫店,成了无数个由华强北孕育而生的平凡商家之一。

  去年,他的店卖了3000万元的货,“在天猫上肯定不算多,但咬咬牙也能在深圳买房,当时被我爸从农村赶出来时,谁能想到呢?”

  大学门口卖电脑赚了30万

  李宁是在国有林场里长大的。他的爷爷、父母亲,都是林场工人,砍树卖木材,衣食无忧。这个“金饭碗”本来可以传到李宁手里,但父母这一代没节制,林场的树被砍个精光,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失业。

  父亲对李宁的将来颇为担忧,儿子虽然排不上学渣,但学习一直不好,倒是动手能力这一点,十里八乡都有所耳闻。

  念小学时,看林子那老大爷收音机不出声,修理师傅都摇头说,十几年的老物件了,修不好正常,换新的得了,却让李宁拿在手里,一把小螺丝刀把盒子打开,对着受潮发霉的电路板,一点一点的把锈迹刮干净,收音机居然神奇地又有响了。

  到念高中时,林场办公室那些台式电脑,一有问题,就得李宁出马。

  “你总不能窝在这儿修一辈子电脑吧。”

  父亲凑了几万块钱,把他送到了省城南昌,在当地大学城租了一个店面,十几平米,紧挨着一所名叫“蓝天职业技术学院”的大门,“做点小买卖,在大城市站稳脚跟,混不成人样就不要回来。”

  

  李宁还是干上了自己最熟悉的事儿,他决定卖电脑,那是2009年,他刚20岁出头,在下定决心的第二天,他才发现了竞争对手,就在街对面,二十米开外,有一个电脑店,“开了五六年了,周围两三个大学配电脑几乎都找他。”

  注定是一次遭遇战。

  大家都是去数码城拿货,进货渠道李宁没有半点优势,几大配件算下来,他的成本比对方高出两三百,为了不落入被动,在开业的前两个月,他把售价维持在和对方相同的水平,“不赚钱就是亏钱。”

  骑虎难下之际,来了一个大学生,问他能不能帮忙装个游戏,那时候流行冰封王座、CS、红警还有魔兽世界,“很多人玩,但大部分都装了盗版,体验感不好。”

  李宁眼前一亮,他立刻去印了一箱传单,见人就发,传单上写着,配电脑送正版游戏,同时他还承诺,终身免费上门保修,因为那位同学还告诉他,对面那家店上门修电脑,一次几十上百不等。

  “生意就来了,一天能卖三五台,一个月轻松赚上万块钱。”李宁说,3年后他已经赚到了30万元,而马路对面那家电脑店则关门了。那天,对面老板过来跟他打招呼,丢给他一根烟,他没接,对方自己咬在嘴里,摇着头叹息道:“组装机没市场了,华强北那些人说,电脑快被淘汰了。”

  天猫,天猫,天上哪有猫?

  有出息的江西人,往东去了浙江义乌,往南去了广州、深圳和东莞。在南昌数码城那些档口老板口中,李宁早就听说过深圳华强北,“那是每一个开电脑店的人心中的胜地。”

  银行卡上30万的余额给了他关掉门店南下深圳的勇气,但后来李宁坦承,之所以走,是因为“买台式机的人确实少了”。

  

  来到华强北之后,李宁表现出了与实际年龄不符的谨慎,他选择了一处偏僻的地方落脚,为此他不得不坐上一个多小时的地铁才能到达华强北,原因是这里的一个单间月租只要400块钱,如果在华强北附近,租金则会飙升到接近两千。

  另一个谨慎之处,则是他并未马上去找档口,而是进了华强北一电脑维修店,做起了维修工,“先熟悉市场,踩踩点。”

  维修工薪水一个月4000块,还不包吃住,上门服务的交通费能否报销全凭老板的心情,所以李宁一般不敢打车,坐公交车出外勤最远的路,晕晕乎乎坐了两个多小时的车,“到那儿一看,电脑没问题,我伸手把接线板按了一下,结果来电了。”

  这种令人抓狂的事,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,他起码遇上了三次,他感觉智商受到侮辱,时间白白流逝,月末去辞职,老板派给他最后一个任务——为一个淘宝掌柜修电脑。

  那是一个手机壳商家,办公室就在华强北三楼,李宁走近了一看,三个男子凑在一块儿盯着电脑屏幕看,突然其中一个男子嚷嚷着:“天猫天猫,天上哪有猫啊,太难听了。”

  这是李宁头一回听到“天猫”,那是2012年的1月份,曾经的淘宝商城更名为天猫。李宁当时就想,叫“天马”不是更好听?

  “双11”那天激动得一夜没睡

  他辞职了,在维修店没干满一个月,4000块钱工资打了个折,临走时老板很江湖义气地跟他道别,“以后有事,报我名字。”

  事实上,这位姓谢的珠海商人此后对他帮助颇大,李宁后来开网店需要的货源大都是由这位谢老板介绍。其实,在华强北等类似的超级数码城中,电脑修理店是和打口CD摊一样神奇的存在。两者有一个共同点,它们都有非常强的渠道优势。

  修理店就像一个神经中枢,台式电脑五大件和无数小件、外设、软件……都有可能在这里被用到,更换什么零配件,需要什么档次的货,修理店自己不压货,出门就是货源地,要啥有啥。

  这也使得修理店拥有了强大的人脉,谢老板在华强北摸爬滚打了十几年,从最早从澳门香港那边倒卖电子元器件开始,美国的电子手表和收音机,新加坡的随身听,日本的CD机、电视机、摄像机,以及各种电子洋垃圾,他都接触过,用他自己的话说,“华强北还是个村的时候,我就坐上小轿车了。”

  

  李宁觉得他在吹牛,“那么早就赚大钱了,怎么现在还开一辆二手尼桑?”

  说归说,当李宁的淘宝店在出租房里开起来之后,谢老板确实帮了很多忙,他介绍了几个在华强北最老牌的配件档口给李宁,其中一个卖CPU和主板的档口主还主动给他赊账,要知道那可是最现实的华强北,除非你是大客户,可以挂账,一般人都是一手钱一手货当即两清。

  “淘宝店刚起来时什么都不会,流量也不行,一天进来两三个人,好几天卖一台,赚个三五百元。”

  他通常是接了订单,再坐一个小时地铁,跑到华强北,挨个档口采购,背回家后,自己组装自己发货。

  有一次,在一个档口拿货时,排在他前头的一个客人一口气要了上百张主板。李宁好奇,凑上去聊了两句,才知道对方是做天猫的。

  那位天猫商家跟李宁说,这几百张主板是店里一周的货,李宁当时就问,“那岂不是要用车来拉?”

  “我们自己有货车。”对方说。

  “特别惊讶,开网店也能用货车拉货,每天得发多少快递啊。”说到这里,连李宁自己都笑了,那时候,对网购的未来哪有什么概念,“华强北档口都赶着转型卖智能手机了,电脑档口生意都不好做。”

  不过,第二年,他还是跟风开了天猫数码店,那时候懂运营,会投广告,流量就上去了,“一天能卖三五台。”

  他报名参加了那一年的双11,没经验,什么都没准备,前一天晚上他还约了朋友出门吃宵夜,喝得摇摇晃晃回到家,半夜迷迷糊糊都快睡过去,突然旺旺响了起来。

  “响了一下,隔一会儿又响一下,然后又响一下,身子挪不动,本来不想去看,后来断断续续响声就没断。”李宁以为电脑卡了,懊恼地爬起来弄电脑,“大晚上老是叮咚叮咚的,还怎么睡觉。”

  结果往屏幕上一看,他愣住了,“真的是订单,我打了个哆嗦,酒劲一下全没了。”他的第一个反应是看了眼货架上的库存。

  

  那一天,他接到的订单比平时翻了五倍,“激动啊,能不激动嘛,激动得一晚上没睡,赶紧起来组装啊,几十台呢,一个人组装了好几天才发完货。”

  加入天猫的第一年,他的店铺就卖了一万多台台式电脑,一个月卖的量比实体店一年还多。

  在深圳,都市异乡人

  作为比较早的天猫店铺,从2013年开起第一家天猫店至今,李宁一共经营着一个淘宝店和两个天猫店,去年总销售额3000多万元。

  问他能赚多少,他犹豫半天才说,“这一行利润10个点左右吧。”

  开网店这几年,李宁其实赚得也不少,但是在深圳动辄数万一平米的高房价下,他还是不敢轻易做出买房的决定,虽然妻子和孩子都带在身边,至今一家还是租了房子住,只不过离华强北更近一些。

  两年前,他给老家的父母在县城买了一套房,把老两口从进场搬了出来。

  选房的时候,他特意找了个大户型,“万一深圳实在待不下去了,回头还能跟父母一块住。”

  在他身边,也有不少同行,做电商的,或者在华强北做档口的,“早年进场做电商的,都发达了。很多人都在深圳买了房。”

  

  在深圳,买不起房,总归还是异乡人。

  “现在光做档口肯定不行了。做不好的都关门走了,你去华强北转一圈,十年前人挤人,现在很多档口都空了,都走了。”他说,好几个朋友,都去开顺风车了。

  就在李宁店铺的隔壁档口,七年时间,已经易主了十几次。

  “买个房五六百万起步吧。”李宁说,如果某一天真的下定决心要留在深圳,那就肯定还是得买,“咬咬牙也得买呀。”

  幸好,有天猫店在,一切都有可能。

  收藏举报投诉

  2012年初,当淘宝商城正式改名天猫时,23岁的李宁正在华强北那密如牛毛的电脑档口间来回穿梭。档口老板们都在聊天猫,他当时的第一反应是:天猫这名字好奇怪,叫天马不是更好听?

  他兜里有30万的存款,那是在老家开电脑店赚的第一桶金,一年后,他把这些钱全部投进了自己的第一个天猫店,成了无数个由华强北孕育而生的平凡商家之一。

  去年,他的店卖了3000万元的货,“在天猫上肯定不算多,但咬咬牙也能在深圳买房,当时被我爸从农村赶出来时,谁能想到呢?”

  大学门口卖电脑赚了30万

  李宁是在国有林场里长大的。他的爷爷、父母亲,都是林场工人,砍树卖木材,衣食无忧。这个“金饭碗”本来可以传到李宁手里,但父母这一代没节制,林场的树被砍个精光,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失业。

  父亲对李宁的将来颇为担忧,儿子虽然排不上学渣,但学习一直不好,倒是动手能力这一点,十里八乡都有所耳闻。

  念小学时,看林子那老大爷收音机不出声,修理师傅都摇头说,十几年的老物件了,修不好正常,换新的得了,却让李宁拿在手里,一把小螺丝刀把盒子打开,对着受潮发霉的电路板,一点一点的把锈迹刮干净,收音机居然神奇地又有响了。

  到念高中时,林场办公室那些台式电脑,一有问题,就得李宁出马。

  “你总不能窝在这儿修一辈子电脑吧。”

  父亲凑了几万块钱,把他送到了省城南昌,在当地大学城租了一个店面,十几平米,紧挨着一所名叫“蓝天职业技术学院”的大门,“做点小买卖,在大城市站稳脚跟,混不成人样就不要回来。”

  

  李宁还是干上了自己最熟悉的事儿,他决定卖电脑,那是2009年,他刚20岁出头,在下定决心的第二天,他才发现了竞争对手,就在街对面,二十米开外,有一个电脑店,“开了五六年了,周围两三个大学配电脑几乎都找他。”

  注定是一次遭遇战。

  大家都是去数码城拿货,进货渠道李宁没有半点优势,几大配件算下来,他的成本比对方高出两三百,为了不落入被动,在开业的前两个月,他把售价维持在和对方相同的水平,“不赚钱就是亏钱。”

  骑虎难下之际,来了一个大学生,问他能不能帮忙装个游戏,那时候流行冰封王座、CS、红警还有魔兽世界,“很多人玩,但大部分都装了盗版,体验感不好。”

  李宁眼前一亮,他立刻去印了一箱传单,见人就发,传单上写着,配电脑送正版游戏,同时他还承诺,终身免费上门保修,因为那位同学还告诉他,对面那家店上门修电脑,一次几十上百不等。

  “生意就来了,一天能卖三五台,一个月轻松赚上万块钱。”李宁说,3年后他已经赚到了30万元,而马路对面那家电脑店则关门了。那天,对面老板过来跟他打招呼,丢给他一根烟,他没接,对方自己咬在嘴里,摇着头叹息道:“组装机没市场了,华强北那些人说,电脑快被淘汰了。”

  天猫,天猫,天上哪有猫?

  有出息的江西人,往东去了浙江义乌,往南去了广州、深圳和东莞。在南昌数码城那些档口老板口中,李宁早就听说过深圳华强北,“那是每一个开电脑店的人心中的胜地。”

  银行卡上30万的余额给了他关掉门店南下深圳的勇气,但后来李宁坦承,之所以走,是因为“买台式机的人确实少了”。

  

  来到华强北之后,李宁表现出了与实际年龄不符的谨慎,他选择了一处偏僻的地方落脚,为此他不得不坐上一个多小时的地铁才能到达华强北,原因是这里的一个单间月租只要400块钱,如果在华强北附近,租金则会飙升到接近两千。

  另一个谨慎之处,则是他并未马上去找档口,而是进了华强北一电脑维修店,做起了维修工,“先熟悉市场,踩踩点。”

  维修工薪水一个月4000块,还不包吃住,上门服务的交通费能否报销全凭老板的心情,所以李宁一般不敢打车,坐公交车出外勤最远的路,晕晕乎乎坐了两个多小时的车,“到那儿一看,电脑没问题,我伸手把接线板按了一下,结果来电了。”

  这种令人抓狂的事,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,他起码遇上了三次,他感觉智商受到侮辱,时间白白流逝,月末去辞职,老板派给他最后一个任务——为一个淘宝掌柜修电脑。

  那是一个手机壳商家,办公室就在华强北三楼,李宁走近了一看,三个男子凑在一块儿盯着电脑屏幕看,突然其中一个男子嚷嚷着:“天猫天猫,天上哪有猫啊,太难听了。”

  这是李宁头一回听到“天猫”,那是2012年的1月份,曾经的淘宝商城更名为天猫。李宁当时就想,叫“天马”不是更好听?

  “双11”那天激动得一夜没睡

  他辞职了,在维修店没干满一个月,4000块钱工资打了个折,临走时老板很江湖义气地跟他道别,“以后有事,报我名字。”

  事实上,这位姓谢的珠海商人此后对他帮助颇大,李宁后来开网店需要的货源大都是由这位谢老板介绍。其实,在华强北等类似的超级数码城中,电脑修理店是和打口CD摊一样神奇的存在。两者有一个共同点,它们都有非常强的渠道优势。

  修理店就像一个神经中枢,台式电脑五大件和无数小件、外设、软件……都有可能在这里被用到,更换什么零配件,需要什么档次的货,修理店自己不压货,出门就是货源地,要啥有啥。

  这也使得修理店拥有了强大的人脉,谢老板在华强北摸爬滚打了十几年,从最早从澳门香港那边倒卖电子元器件开始,美国的电子手表和收音机,新加坡的随身听,日本的CD机、电视机、摄像机,以及各种电子洋垃圾,他都接触过,用他自己的话说,“华强北还是个村的时候,我就坐上小轿车了。”

  

  李宁觉得他在吹牛,“那么早就赚大钱了,怎么现在还开一辆二手尼桑?”

  说归说,当李宁的淘宝店在出租房里开起来之后,谢老板确实帮了很多忙,他介绍了几个在华强北最老牌的配件档口给李宁,其中一个卖CPU和主板的档口主还主动给他赊账,要知道那可是最现实的华强北,除非你是大客户,可以挂账,一般人都是一手钱一手货当即两清。

  “淘宝店刚起来时什么都不会,流量也不行,一天进来两三个人,好几天卖一台,赚个三五百元。”

  他通常是接了订单,再坐一个小时地铁,跑到华强北,挨个档口采购,背回家后,自己组装自己发货。

  有一次,在一个档口拿货时,排在他前头的一个客人一口气要了上百张主板。李宁好奇,凑上去聊了两句,才知道对方是做天猫的。

  那位天猫商家跟李宁说,这几百张主板是店里一周的货,李宁当时就问,“那岂不是要用车来拉?”

  “我们自己有货车。”对方说。

  “特别惊讶,开网店也能用货车拉货,每天得发多少快递啊。”说到这里,连李宁自己都笑了,那时候,对网购的未来哪有什么概念,“华强北档口都赶着转型卖智能手机了,电脑档口生意都不好做。”

  不过,第二年,他还是跟风开了天猫数码店,那时候懂运营,会投广告,流量就上去了,“一天能卖三五台。”

  他报名参加了那一年的双11,没经验,什么都没准备,前一天晚上他还约了朋友出门吃宵夜,喝得摇摇晃晃回到家,半夜迷迷糊糊都快睡过去,突然旺旺响了起来。

  “响了一下,隔一会儿又响一下,然后又响一下,身子挪不动,本来不想去看,后来断断续续响声就没断。”李宁以为电脑卡了,懊恼地爬起来弄电脑,“大晚上老是叮咚叮咚的,还怎么睡觉。”

  结果往屏幕上一看,他愣住了,“真的是订单,我打了个哆嗦,酒劲一下全没了。”他的第一个反应是看了眼货架上的库存。

  

  那一天,他接到的订单比平时翻了五倍,“激动啊,能不激动嘛,激动得一晚上没睡,赶紧起来组装啊,几十台呢,一个人组装了好几天才发完货。”

  加入天猫的第一年,他的店铺就卖了一万多台台式电脑,一个月卖的量比实体店一年还多。

  在深圳,都市异乡人

  作为比较早的天猫店铺,从2013年开起第一家天猫店至今,李宁一共经营着一个淘宝店和两个天猫店,去年总销售额3000多万元。

  问他能赚多少,他犹豫半天才说,“这一行利润10个点左右吧。”

  开网店这几年,李宁其实赚得也不少,但是在深圳动辄数万一平米的高房价下,他还是不敢轻易做出买房的决定,虽然妻子和孩子都带在身边,至今一家还是租了房子住,只不过离华强北更近一些。

  两年前,他给老家的父母在县城买了一套房,把老两口从进场搬了出来。

  选房的时候,他特意找了个大户型,“万一深圳实在待不下去了,回头还能跟父母一块住。”

  在他身边,也有不少同行,做电商的,或者在华强北做档口的,“早年进场做电商的,都发达了。很多人都在深圳买了房。”

  

  在深圳,买不起房,总归还是异乡人。

  “现在光做档口肯定不行了。做不好的都关门走了,你去华强北转一圈,十年前人挤人,现在很多档口都空了,都走了。”他说,好几个朋友,都去开顺风车了。

  就在李宁店铺的隔壁档口,七年时间,已经易主了十几次。

  “买个房五六百万起步吧。”李宁说,如果某一天真的下定决心要留在深圳,那就肯定还是得买,“咬咬牙也得买呀。”

  幸好,有天猫店在,一切都有可能。

热门浏览
热门排行榜
热门标签
日期归档